2019-11-30

深脑刺激疗法或令患者失去游泳技能

瑞士研究人员发现,部分巴金森症患者接受深脑刺激疗法(深脑刺激手术)后,虽然能步行,活动征状也改善,但他们没法再游泳,原因不明。为安全起见,研究人员建议,曾接受同类手术的患者,应在安全的地方及在监督下游泳,直到确认还能游泳,方可以继续下水。

医学期刊《脑神经学》(Neurology)本月(11月)下旬刊出苏黎世大学的研究人员Daniel Waldvogel及同事撰写的文章指出,有九名巴金森症患者在接受以「丘脑下」为标靶的深脑刺激疗法后,没法再游泳,出乎这群瑞士研究人员的意料,皆因这些患者在手术后,活动征状及生活质素皆大有改善,没料到手术后会如此。

这九名患者本身都是训练有素的泳手,就算确诊巴金森症后而还未接受手术前,他们仍能游泳。其中一个个案是69岁的男患者,游泳经验丰富,他接受手术后,活动征状控制佳,对自身的活动能力有信心,因而跳进离家不远的湖中,一心想畅泳,但他差点溺毙,幸得人救起才没事。另一个个案是61岁的女患者,她曾数度参加在苏黎世湖上举行的游泳比赛,这项比赛,赛程以英里计,惟在手术后,她只能游五分之一英里。研究人员又写道,九个个案中,有三人把深脑电刺激的主机关掉才下水,他们即可再游泳,四肢的协调亦改善,只是巴金森症的活动征状也急剧恶化,他们因而要立即开启主机。

这篇文章虽然只提及不能游泳的个案,但此报告的另一位作者Christian Baumann向医疗新闻网站Medpage Today记者指出,他们还接触了数名本来能打高尔夫球或滑雪的巴金森症患者,这些患者同样在接受深脑刺激疗法后,丧失相关的技能。

他称,游泳、打高尔夫球及滑雪等运动,都被归类为复杂的活动行为/技能(complex motor behaviors/skills),而游泳及滑雪有两个共通点,一是它们都属后天学会的行为,非先天赋予;二是它们都涉及复杂的身体网络,涵盖大脑及周边神经。研究人员认为,患者在接受深脑刺激疗法后,可能引发某种改变,导致某些患者失去了已习得的复杂活动行为/技能。

这不是首次有医学报告指出接受深脑刺激疗法的柏友丧失游泳的技能而险遇溺。2016年,西澳洲大学的Christopher Lind及同事也曾在《神经外科学期刊》(Journal of Neurosurgery)报告了一个类似的案例,该名病人的电刺激标靶,并非现在常用的「丘脑下」,而是后丘脑下区域。为免发生危险,Lind建议,医生应该提醒任何接受过深脑刺激手术的患者,需在安全的环境及旁人监督下游泳,直到确认泳术还可以才可下水。

数据源:医疗专业新闻网站Medpage Today

编译:特约医疗记者姜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