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8

制药巨擎终止巴金森症等脑科疾病药物研发

美国制药巨擎辉瑞(Pfizer)今年1月宣布,终止脑科疾病——包括巴金森症及阿兹海默症(认知障碍症的一种)——的药物研发,并裁减300名员工。辉瑞此举引来极大回响,不少医学界人士及患者表示失望。

美国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社会工作学院资深副院长兼教授Allan Hugh Cole Jr.正是其中一人。这名巴金森症患者在《财富》商业新闻网站撰文表示,脑科疾病的药物研发确是困难,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充满风险。然而,一旦成功,回报潜力十分巨大,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患者人数并不少,单以巴金森症而言,全球就有1000万。Cole认为,以阳萎药万艾可闻名的辉瑞,研发脑科疾病药物,其实对经济与公众利益都会有深远的正面影响。

辉瑞的声明指出,该公司的决定是根据科学,并非成本,而在转化研究成果成为真正的「变革性」疗法这事上,确实没有取得所需进展。

辉瑞所终止的项目,包括相关药物的临床前期研究、第一及第二期临床研究,这些均属药物研发的早期阶段;至于痛症药物的后期临床研究,则会继续。该公司发言人回应《今日脑神经学》(Neurology Today)刊物编采人员查询时指出,辉瑞正成立一项专门的投资基金,并会物色那些正进行具前景脑神经研究的生物科技公司来投资。

《今日脑神经学》由美国脑神经学专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 of Neurology)出版,为脑科医生提供业界信息。该刊2月下旬探讨辉瑞此举的影响。美国巴金森症基金首席科学主任James Beck,关注其他药厂会否跟风;宾夕凡尼亚大学脑神经学及流行病学教授Allison Willis称,辉瑞的做法好像在表明,投入此两种疾病的研究,毫无价值或希望。大型药厂如此终止研发,Beck称,那更加反映政府及民间基金会拨款进行基础研究的重要性。

不过,亦有学者指出,辉瑞退出,不会影响其他研究项目的进行,例如米高霍士基金资助的巴金森症生物标记研究,科学界寄望这类大型研究,对逆转疾病进程会有成果。

经营The Science of Parkinson's Disease博客的Simon Stott,本身是英国剑桥大学的巴金森症科研人员。他的一篇评论指出,辉瑞对脑神经科学的研究兴趣,向来不大,况且她大部分跟脑科相关的药物,并非自家研发,而是靠收购其他公司得来。

他续写道,截至2017年10月,辉瑞有7种处于第一或第二期临床研究阶段的脑科药物。仔细比较之下,辉瑞试验中的癌症药物,便有24种之多,可是,针对阿兹海默症的临床研究项目,就只有4项,针对巴金森症的,更只得1项(编按:一种药物,可以有多个临床试验项目),那种试验中的巴金森症新药所属类别,并非什么石破天惊新类型,而是多巴胺D1受体激动剂。故此他认为,辉瑞的退出,未至于世界末日。

数据源:《财富》商业新闻网站《今日脑神经学》The Science of Parkinson's Disease博客